中小学 - 两性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 > 国内 >

湖南泸溪医生杨宏斌:此生不为良相便为良医

来源:互联网 编辑:未知 时间:2020-08-13
导读: 杨宏斌,出生于1969年,湖南湘西自治州泸溪县人,毕业于湖南中医学院,自幼因亲人和乡民被庸医误治而萌生行医济世之理想,恪守“不为良相、便为良医”之古训,将中医事业奉为终生事业,故在学医期间刻苦勤勉,发奋努力,不敢懈怠,孜孜以求,遍览中医经典,精读深究,勤求古训,把古代名医大家的经验内化为自己能运用的知识和中医理论,大大丰富了自己的临床思维。此外,接受过系统的临床医学教育,衷中参西,学验俱丰,在保持中医特色的同时,不断学习和补充新的现代医学知识,在临床中与中医辨证论治适当结合应用,为其后的中西医汇...

杨宏斌,出生于1969年,湖南湘西自治州泸溪县人,毕业于湖南中医学院,自幼因亲人和乡民被庸医误治而萌生行医济世之理想,恪守“不为良相、便为良医”之古训,将中医事业奉为终生事业,故在学医期间刻苦勤勉,发奋努力,不敢懈怠,孜孜以求,遍览中医经典,精读深究,勤求古训,把古代名医大家的经验内化为自己能运用的知识和中医理论,大大丰富了自己的临床思维。此外,接受过系统的临床医学教育,衷中参西,学验俱丰,在保持中医特色的同时,不断学习和补充新的现代医学知识,在临床中与中医辨证论治适当结合应用,为其后的中西医汇通思想、临床处方用药打下了扎实的基础。 运用外公传授的发泡引流、祛湿排毒法治愈了许多肌肉筋膜骨关节病。运用中医现代新疗法——蝎毒疗法加中医常规经方祛沉珂顽疾,每每获效,妙手回春,更加发挥了中医独到疗效,提高了疗效,缩短了疗程,达到了临床治愈效果,并以医案方式如实且详尽记录了自己的独到见解和治疗心得,理法方药,环环相扣,方证对应。谨记古人所言“胆欲大而心欲细,智欲圆而行欲方”,在遇到疑难杂症不畏首、不畏尾,不怕难,一切为患者着想,少考虑得失,多顾及患者安危。又因幼时目睹乡亲有病难医、缺医少药,深知患者经受的苦难和病痛,本着仁爱大众和普济苍生的理念,终年不辞辛劳,勤勤恳恳为广大患者服务,全心全意为人们解除痛苦,诚心对待病人,行医时无论贫富,一视同仁,甚至无偿施诊施药,并常常送药济贫,深受病家赞颂。

湖南基层医生杨宏斌

杨宏斌医生擅长中西医结合诊治临床常见病、多发病,尤其擅长运用中医现代新疗法——蝎毒疗法结合中医特色技术综合治疗心脑血管病、高血压、糖尿病、皮肤病、慢支并哮喘、妇科病、男女不孕不育、各种息肉、各种疼痛病证(风湿类风湿、痛风、颈腰四肢骨节病、各种头痛、痛经等)等疑难杂症,甚至连肿瘤的治疗也取得了显著的疗效,有的病例效果甚至令人称奇。

杨宏斌医生手写病案

杨宏斌医生特别细心,这些蝎毒疗法治疗疑难病的案例全部都是由他手写,

薄薄的几张纸却承载着生命的厚重,记录着患者转危为安的奇迹,也是他极为珍视的宝贵财富。

至亲误诊离世 立志成为良医

“做良医累死人,做庸医害死人,即使再累再辛苦也要做良医,不做庸医误人生命”,幼时几位亲人相继被庸医的误治后,杨宏斌的梦想就定格在了从不曾想过的—— “我要当医生!”自此,人生的轨迹、医学的征途便在心灵的深处默默启程、渐渐铺展了,尽管这幼小心扉开启的仅仅是一条微不足道的细缝,洞照着细缝中这束隐隐的光变得灼热和强烈的,是他人生成长阶段或耳闻或亲眼目睹的发生在自己亲人身上的“医学悲剧”。

“在我小的时候,看到自己的亲人们,因病没能得到好的医疗,不幸死去,是多么的悲伤和无助,我爷爷50多岁,因为蛔虫证,胆道蛔虫腹痛,被草医当什么“起证候”用瓷瓦针(一种临时用将瓷碗打烂形成的锋利小瓷瓦片针)扎破肚皮静脉血管和舌底青筋活活放血而失血性休克至死,死后口中鼻中竟有大把大把的蛔虫钻了出来,草医不知是蛔虫病,说‘人肚中本来就有很多蛔虫,对每个人都有用的’,你看这真的是无知至极,糊弄乡民。我奶奶六十多岁,因老年痴呆,精神失常,冬天半夜竟赤着脚,穿着单衣服跑到山上,被活活冻死在山坡上的田间,身上多处青斑,草医说是被鬼叫去给打死的。

我爸43岁时因长时间牙龈出血而贫血,自己走到泸溪县人民医院检查,医生说住院打点营养针、补血针,住院当天一针给打死了,那时我才十三、四岁……我的村寨有好几个被认为是先天性耳聋的,其实不然,是几个月大的时候,还不会说话的时候,因发热,在当地一个皮防站,打青链霉素至聋哑等等……无知无医学保健常识的事例有很多,真叫人惭愧!遗憾!我看到乡民缺医少药,不能健康长寿,真是不幸。我高中毕业后,1990年就报考了湖南中医学院,学习中医学专业,毕业后在我县湘西自治州泸溪县民族中医院上了几年班,后来从院里出来了,于2002年考得中医执业医师资格证,于2004年在怀化辰溪县县城辰阳镇开办了一个诊所,就是现在的宏斌诊所”。

蝎毒疗法辟蹊径 医技医德双提升

这些不幸的往事撞击着杨宏斌的心扉,从他的语气里,能感受到他内心的遗憾、愤怒和不甘,知闻亲人之误治、乡民之病痛、庸医之无能,他暗下决心,立志学医:“此生不为良相便为良医”。他把不甘化作斗志,时刻都警励自己,要给予患者正确且科学的治疗,力近唯物,力远唯心,实事求是,弘扬中医,冲开各种疑难病密织的严酷网罗,要在高尚医德的关照下,去维护医生这个神圣的职业,在中医典籍的遨游里,在不断提升的学习里,在临床的摸索和验证中,在络绎不绝的疑难病患者的求诊中,他终与中医现代新疗法——蝎毒疗法相遇,这条蹊径,让他在疑难病的治疗上豁然开朗,让他更深层地涉足疑难重疾,引领他到了新的、更有为、更广阔的天地,在他看来,蝎毒疗法让他获得了医技医德的双提升!

至于医技的提升,自然不用赘述,寻常不过的中药处方,与蝎毒一经巧妙搭配,彰显出了非凡的效力和功用,让他在疑难病的治疗上更胜一筹,医德的提升则是建立在自己运用蝎毒疗法与疑难病的博弈和较量上,这往往更考验一位医者慈悲为怀的责任心,使一位医者具有高度的自觉身先士卒、迎接挑战,不“瞻前顾后、自虑吉凶”的“大医精神”于这个救治过程中得到了彰显!医技医德的双提升,理论的再升华,实践的再拓展,让他更加自信地攀登在中医学的高峰,对逝去的亲人算是一种告慰,对古代名医圣贤算是一种致敬,对未来的广大疑难病患者更是一种福音。这条高峰上险境丛生,迷雾重重,攀登过程一波三折,但他总能从山重水复中探寻柳暗花明,使难治之疾无恙康复,使膏肓之病转危为安,做良医不易,但他还是攀登不止,乐于其中。

湖南基层医生杨宏斌

“这是大医院都救治不了的疑难病,难道你一个基层医生就行?!”

杨宏斌医生曾受到过无数次这样的质疑,提出诸如此类疑问的患者已经不是个例。

也难怪,这些患者求诊过多少大医院、大专家,无不遗憾且笃定地告知:这种病,西医药学至今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

之所以来到这些“其貌不扬”的诊所,可能是亲人朋友介绍,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进行治疗。这,对基层医生来说,是一种挑战,亦是检验医家技术高下优劣的差异所在。

其实,有时候比许多疑难病更难消除的是患者对基层诊所印象的固有偏见和常规认知,如今,基层也能看大病已经成了不争的事实,那些“不显山不露水”的基层大夫守着自己的一片小天地却也拓出了疑难病救治的“大天地”。面对质疑,杨宏斌医生总是耐心地宽解和劝导,在他看来,“能够治疗这些疑难病不是自己有多厉害,是经过几千年的临床实践证实了的中医中药厉害,是使疑难病治疗独辟蹊径、化繁为简的中医现代新疗法——蝎毒疗法厉害,蝎毒的肽因子加配方五脏同调,一元真气的调养,灵芝加硒元素的作用,排除体内的毒素,清除自由基(废物、垃圾),提高了人体的免疫功能,抗病能力增强,慢性病康复得快。蝎毒疗法让我在疑难病的治疗上取得了显著疗效,临床治愈了许多疑难病患者,有些病例是西医的神话却被打破,成了中医的现实!这是中医中药的骄傲,也是蝎毒疗法的骄傲,更是我的骄傲!我将继续努力,弘扬中医事业,为提高人类健康长寿而奋斗,掌握更好更先进的医疗技术和方法,拼杀病魔,搏达天年!”


责任编辑:未知
Copyright © 2019 wuhanrx.cn. 武汉热线 版权所有
本站所有资讯来源于网络 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Top